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背景

今天结束出差返回单位,在开封坐的士去高铁站。司机说高铁站不打表,因为离市区太远,人又少,打表划不来。和司机谈好了价钱,比正常打表多出了十块钱。路上和司机聊天,问他这样不打表,没人管吗,没人投诉吗?他说没人管,都这样。

可车刚拐进高铁站的下客区域就看到穿制服的人了,直奔我们而来。“打表了没有?从哪过来的啊?打表多少钱?”那人趴在窗户上就连问了几个问题,再一看打表的机器还显示的是起步价,得,明了的,没打表!

“带上贵重物品,钱啊、手机什么的都拿上。”
“录像录了没有?”
“上车,你上那辆车!”

第一句和第三句是对司机说的,第二句是穿制服的人问同事有没有把执法过程用手机录下来。一个穿制服的开走了我坐的那辆的士,的士司机坐上了他们的执法车。他们把他带走了,我还是把谈好的车钱给了司机。

一个老司机

路上一直在和司机聊天,我知道了这些事:

  1. 车是他以每天90块钱租的
  2. 早上7点接车,晚上7点交车,一天干12个小时
  3. 每天的汽钱是60块钱
  4. 他觉得政府的人都不干活,只会贪
  5. 他不知道还能干点别的什么活
  6. 现在生意不好了,出租车只能卖30多万,只有过去的一半
  7. 算上夜班的租金,老板一个月收的租金就有五、六千,比他跑车赚得多

他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司机,脸上尽是沧桑,虽然戴着大墨镜,还是遮不住脸上的皱纹。我想,他过去应该是干体力活的,后来才学的开车。在‘穿制服的人’面前,他就像一个犯了错又不知所措的小孩,我看见他接我的钱的时候,手在发抖。站在三辆公车中间,茫然无助,不知道他们让他上的是哪一辆,那样子真可怜。

我问过他,开出租这么不容易,钱也少,为什么不干点别的?他却说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别的也不会。会开车,这就是他唯一的本事。他从思想根源上认定了自己的命运,就没去想过别的可能性。赚钱,吃饭,养活自己和一家人,可能这对于他来说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可在我眼里这只为了生存,而非生活。

歌词

最后附上一首歌的歌词,和上方关系不大,却也不是完全没关系:

月黑风高 弯腰在 计程车
雨点大不短的路 给蒙蔽
我想那司机这样子 熬夜到天亮 不容易
谁知他说 开完车
还要替一整栋大厦扫地 才休息
如果能多挣几个钱 让儿子上大学 没关系
他还说 没关系
再困也没有问题
只要下一代了不起
下一代 我们在
我们在唉声叹气
在沼泽里无能为力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 越不满意 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背影看不到自己
路牌也都怀疑
一直走千万公里 忘记了目的
他笑着说 从来没 念过书
只懂得出卖劳力 就心息
所以才希望他儿子
将来能行医 有出息
他说已经 大年纪 开着车 右手有一点麻痹没问题
某天有医生做儿子 每次想到这里 就欢喜
他还说 再吃力
也不要穿得失礼
否则怎去毕业典礼
下一代 我们在 我们在唉声叹气
在沼泽里无能为力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越不满意 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背影 看不到自己
路牌也都怀疑
一直走千万公里 忘记了目的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 越不满意 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路灯 看不到自己
一直到司机说 他老了 忘了问我
你想去哪里

林夕 - 《月黑风高》

p.s 文章标题来源于李志的歌曲《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