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 三年三人

前言:

今天凌晨,当我还在熟睡的时候,一位曾经共事过的领导因肺癌晚期逝世。三年来,这已是第三位去世的同事了。今天晚上本是写代码,却因心情烦闷没法静心投入。突然想起了他们,真的是人生无常。

二零一四 / 班长

和班长第一次见面是在单位的礼堂里。那年我刚刚毕业,啥都不会,班长已经参加工作七八年了,负责教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新人。他个子高,长得憨厚,两个耳垂比一般人都大,说话总是轻声细语,还笑咪咪的。因为不会挨骂,所以大家都喜欢跟他一起学专业。短暂地专业训练结束后,再在院子里碰到了,都会笑笑打个招呼。

一年后,我调到了另一个单位,却不曾想,再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竞是在事故通报中。他因专业技术过硬,被派到别的单位去指导训练。在指挥挖掘机构筑掩体的时候失足滑了下去,被来不及反应的挖掘机伤到了头。虽然立刻被送到了153医院,但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没能抢救回来。

他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都没见过爸爸几次。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放开,不像现在,虽然不能经常回家,但好歹每天都能开个微信视频。两年了,小家伙又长大了不少,可是他还对他爸爸有多少印象?如果班长还活着,他一定是一个好爸爸,小家伙也会幸福快乐的长大。

他太认真了,就算是到别的单位去帮忙,还是那么地认真,指挥别人挖掩体也得亲自过去看看尺寸样式对不对。可惜!可惜!少了一个好班长,少了一个好爸爸,少了一个好丈夫,少了一个好儿子。

二零一五 / 小伙

小伙来自大城市,上过大专,身材瘦高,眼睛小小的,平时话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埋头干活,是个老实人。家里在上面也算是有点关系,调到我们这来,就是为了有点闲暇时间看书学习,通过考试,争取混个干部身份。本来每天上班下班,日子过得正合心意,可世事无常,一次意外爆炸事故,给他平稳前进的人生按下了停止键。

那一片场地,无数人走过了无数遍,都没人踩到那颗该死的未爆弹。偏偏就在小伙要回来的那天上午,被人踩到了。一颗设计出来就是为了杀人的随进弹,只有胡椒瓶那么大,爆炸射出来的弹丸却让小伙断了一条胳膊一条腿,内脏全碎。一个独生子,在家人的关怀下长到二十多岁,还没来得谈个女朋友。他自己,他的家,到最后却都支离破碎。

现在上网看,每次有点什么事,总会见到一些人叫喊着什么“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诸”之类的好战口号。这些人生活在和平下,成长在安定中,他们不知道,热血不是打打杀杀,在身体流淌着的才是热血,挥洒出来了,就凉了。

二零一六 / 领导

领导是个官气很足的人,平时走路都是鼻孔朝前,迈着八方步,慢悠悠得走。每天早上开会,各负责人汇报工作的时候,他总是一言不发,从不打断。等大家都说完了,他才不动声色地来一句“刚才大家汇报的工作计划,我都同意。”就是这么有派头。

从我调到这来,到领导调走,我们在一起共事了两年。这两年里,很少单独向他汇报工作,一是没什么重要的事跟他说,二是他曾经不让我休假,不想跟他说话。他调走后,听说因为不服从新的工作安排,还挨了个处分。当时知道这事的时候,我们还乐了一阵子。没想到,今年得知他患了肺癌,还是晚期,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印象中的他,抽烟并不多,而且调走前一直都好好的,他应该也没想到病痛会来得这么突然和猛烈。

之前大家在一起说到领导现在的情况时,想到活不过今年了,都感到有些惋惜。不管工作时有多么地不喜欢他,可他成了病人,数着日子过了,怪可怜的。今天早上上班,同事说凌晨三点,他走了。这时倒有了一丝轻松,终于结束了。强忍病痛一步步走向不远处的死亡,看着自己死。我想,一个人最痛苦的事,也莫过于此。

希望和祝福

能来这世上走一躺不容易,健康快乐最重要。父母年纪大了,每年都要带着去体检。多看看书,日子就算穷一点也会充实不少。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